Rinki@沉迷卡米尔无法自拔

“他站在原地、就这么面对着那一排红砖瓦房。那些破碎的窗户依然在那儿,里面隐隐约约的装潢也仍是那个时代的模样。是个厨房、或者牛棚?——总之是个下人干活的地方。这废弃的庄园看起来的确很恐怖,他想到,就像外面的人们传唱的那样。可是,他低下头来,感到一种特别的憧憬。可是他能想象,在很久很久之前,这里也是个辉煌而温柔的地方。女仆们就在这面前的草地上缝缝补补,厨房里传来壁炉噼噼啪啪的声音。小小姐从远处跑过来,年长的厨娘欢欢喜喜地把她抱在怀里,给她一杯那些皇家出身的甜品师们给不了的鲜牛奶。旁边的小男孩儿也嚷嚷着要,这样才是一家人嘛!男孩喊到。是的,那是一家人,现在一切都没有了,他转过身去,拐杖在地上噔噔作响。要不就替他们把这个秘密保管下去吧,那个小小姐,好像刚刚让他噤声呢。”

在附近大学拍到的,随手脑洞一波。侦探故事,可能吧。

(我又开始皮了)

脑洞产物的人物设定。

大约是个中世纪背景的安卡,稍微堆一下。占tag抱歉。

* A国皇家骑士安迷修。22。大约十年前被钦定为小公主艾比的骑士,同年随皇室成员拜访雷鸣公爵时偶遇卡米尔。一举一动贯彻骑士精神,却也因此感到十分复杂。

* 公爵之子雷狮和卡米尔。21/16。雷狮放弃爵位成为警官,任性妄为,调查事件随心所欲,却总能解决掉十分疑难的案子。卡米尔因为血统问题被从小囚禁于宅邸内,后被雷狮带出,是雷狮不可缺少的思考零件。

* B国王室的使者格瑞。19。没有家人,被神父收养后进入皇室。与神父的次子金关系十分要好,从金那里听说姐姐秋在A国失踪,数年来一直在悄悄陪金追查秋的下落。接受皇位继承人嘉德罗斯的任命来船上照顾艾比,也是因为与A国皇室有关。

* A国神父丹尼尔。年龄未知,与多年前秋的失踪似乎有所关联。知晓皇室及国家之间的许多秘密,私下里照顾过秋的弟弟金。

* 其他人物可能写出来再补充(。x)

* 线很多,剧情向,cp向是安卡和瑞金,丹秋有,双子亲情向。含有很多瞎jb猜测和设定。

* 大概是一个游轮上的故事,如果要写应该是卡米尔视角。x

* 如果有小红心说不定会写。xxx

大家好我是p4画风格外不同的卡米尔🙃。请你们不要戳穿我谢谢!

易北辰:

如题。群里目前11人。可重皮开旧设。cp不限但禁止掐起来。新老不限但好歹知道什么叫语c。
群聊号码:691940148
怎么闹腾都OK但要保证核平。
附几张戏。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

呜。谢谢所有给过我认真评价的天使!!!!!

黑礼帽:

官鸠啾啾啾:



傲寒404:







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
















我想请问一下,你真的“小”吗?








可能你从未意识到,对于一个普通的写手来说,你的反馈意味着什么。















  • 小红心=我读过了您的文,很喜欢,谢谢。








  • 小蓝手=我读过了您的文,喜欢,并且希望能推给更多的人看。








  • 评论=我读过了您的文,想说一些我对于您文章的看法或意见,或者,我只是想交流,想告诉您我有多么喜欢。虽然,可能我说的话非常简单。























但是我想,现在不少的读者应该是:















  • 小红心=就是……Mark啊……扫文标记,因为有时候我会忘记自己读到哪,所以留个痕迹,之后回去翻就比较方便了,一般情况下看完文我会再取消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 小蓝手=基本不点啊……新版APP里我也根本找不到这个键啊,这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 评论=我真的只是小透明,虽然很喜欢,但也不知道怎么说啊,只能默默地仰慕太太啦QVQ太太不要见怪哦,么么几
















不好意思,综上所述,让我们看看最后你留下了什么?








答案是:什么也没有。








你做的只是“我很爱您我真的很爱您啊我只是没有说QAQ”
















好,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请问:你觉得自己算不算白食党呢?








“你说话真难听!”我猜有人要这么对我说了。








但这真有趣,你没有说,难道要写手去意淫吗?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吗?
















好了,您看到这里,大可以谴责我的粗俗无礼,我本不是什么善良之人,尖酸刻薄蛮横无耻都是我的本性,但今天我并非要强X任何人,这句话这几天我已经说过很多很多次了,我不想实行道德绑架,说写手是多么不容易,产出是一个多么孤独的过程,既然有产出啦读者看过就要留下痕迹。不好意思,这是什么鬼逻辑?我拒绝,也不爱听。








请问:“我只是一个小透明”真的是成为白食党的理由吗?








我不作答,你觉得呢?
















我生怕有人误会,所以决定解释一下白食党到底在我心里是什么意思。白食党=喜欢某文,但只选择扫过,什么都不做的一群读者。他们没有点红心,没有蓝手,没有评论,没有关注,没有表白。我的意思是,以上的任何一条都没有,只是静静地扫了文,走了。








所以现在,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如果是因为写手写的不好,没人看,没人响应,最后写手退出了,这一点也不让我觉得可惜。难道写的不好我们还要供着养着吗?凭什么?读者是不是欠写手的?有吗?








但,如果不是呢?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这些事情。








我本不愿意拿到台面上来讲,会显得我格外玻璃心,而玻璃心该死,不碎不痛快,这个我懂。但我并非在为自己喊冤,我本无意强X任何人。








我明白圈冷和圈热的区别,也知道形势永远比人强,借用林朵太太的一句话“若圈冷水深,高山也给淹没成深海暗礁;若圈热水浅,低丘也能托起做平地险峰。”但我想大家都知道,我今天所谈的,和这并不是同一件事。








最后,给大家留一个附加题,也许有人会觉得很难,也许有人一眼就能看出答案,我并不知道,也没有正确答案给你们。








题目是:既然现在的环境已经如此恶劣了,我们还能做点什么?
















:)








结尾是,我理解读者所有表达爱的方式,不包括白食。








希望您能看到,今天我所写的是“表达爱的方式”,所以一切讨论是建立在“爱”之上的,因此,在这里所说的一切,都只是针对“全然沉默的喜欢”或是“无意的伤害”,有时候看到好的文太喜欢反而忘了点赞推荐,只是“有时候”,而我在强调的是一种“经常”。








其实只要留下一个小红心都不算是白食党,一句“很喜欢,谢谢太太,请加油”都不算是白食,都是对写手的尊重和表白。我想……如果不能为写手带来一丝慰藉,至少也不会让ta们感到落寞吧?








环境恶劣,我们头脑风暴,提出修改意见。








环境恶劣,我们尽可能的更温柔一些,彼此抱团取暖。








环境恶劣,我们等待lofter出现有力的竞争者,让它要么在竞争中进化,要么被自然淘汰。








以上。













[双黑/太中]婚前事宜(四)

好久不见!我是rinki!
还是性转,请自行避雷——☆.
感谢食用!!!

——————————————————

出门吧。
中原中也在内心咆哮着想。尽管此时看起来实在是太过于少女,但是要混…不是,走进女性的店面还是毫无问题的。

几乎从未闲下来一本正经逛街的她,此刻终于感受到了横滨在普遍意义上的繁华。即使是工作日,也有可与周末匹敌的人流量。一面咋舌,她一面四下寻找着适宜踏入的店。终于,一家不算太过膨胀卡路里的目标进入了视线。

她简直想掉头就走。
天哪,与谢野晶子。还偏偏在这种地方以这种姿态遇见!
对面的女性正仔细打量着一件白色的衣物,但以中也脑海里对这方面可怜的认知,她并不知道那是什么。算了,多半就是这些女孩家家的小心思吧。

甩了甩头,中也觉得自己不能虚。再说自己这幅样子,她也不觉得人家与谢野就能认出自己是那个手掌千万人命,一旦暴走整个横滨都会毁于一瞬的中原中也。于是,她抬腿就准备往门口踹。
——哦,不行。自己不是来砸场的。
讪讪收回姿势,她别扭地推开了玻璃门。相比执行任务时简单粗暴的方式,这样轻手轻脚真是太委屈她了。

店员笑眯眯地接待了她。化了妆还挺漂亮的,中原中也想。怪不得太宰那家伙一逮着机会就在街上瞟女孩子。
那么,要干正事了。来吧,这么多鬼门关都闯过来了,谁怕这点鸡毛蒜皮!她深吸口气。

趁着与谢野招呼店员的时候,她提着袋子就准备溜。小票?不要了,难道还能找老大报销不成。袋子里装着清一色的纯白衣物,确实是朴素得很,完全不像高中生会有的品味。不过这不重要——老子是男的!
她的不爽都写在脸上。

——爆炸声。一向对这类带有血腥味的声音颇为敏感的中原中也猛然回过头去,眼神直向爆炸的根源。这一片是港口黑手党的地盘,即使不是她的管辖地,她也不能容忍有人在这里放肆。
不过她好像忘了什么。

先周围所有人一步反应过来的中也,身手敏捷地冲出店面,直奔爆炸点。轻而易举越过了隔墙,她迅速锁定了罪魁祸首。

——噢。
这个人,是她某次执行任务时只差一点儿便能解决的敌方高层。足底轻蹬,她落在自信能不被对方察觉的角落。
角度OK,灰烬没有掩盖视线,预计没有同伙。异能情报也已掌握到手,但是动机不明不能轻举妄动。走任何一个角度接近都有可能被先反应,再加上他那样的异能,绝不能大意…
在她于脑海里迅速组织信息时,与谢野晶子突然出现在了视野里。中原中也心下一紧,她绝不能让这个女人浪费掉此次绝佳机会。

还没等她想到如何支开局势,那个男人竟然就已朝着与谢野扑了过去。黑发女子鞋跟一转,将手中的刀刃变了方向。
难道想正面对上吗!
中原中也瞳孔骤然紧缩,对手的异能她很清楚,那种将自己的肉体瞬间性硬化的能力,对于这样使用兵器的战斗者没有任何优势,甚至无从下手。也正因如此,以体术取胜的中也上次才惨痛落败,甚至还被赶来的芥川以压倒性的暴力救了一命。回到本部仔细分析后,才找到弱点所在。

现在这个家伙。竟然准备以这样的方式?
回过神来,男人手中的利刃已抵上了与谢野晶子的喉头。
来不及了。中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陌生的势力就这样介入横滨。她迅速调整身形,异能发动,轻巧落在离男人不远之处。
角度不错…她手里尖锐的匕首迎向男人的脖颈。当然不指望这一下能带来什么创伤,但是能让他离开与谢野的身边。

“白痴!什么都不知道就这么往上冲的吗!”
中也头也不回这么吼了出来,与谢野差点没反应过来这是在和自己说话。按理来说她并不认识面前的女子,但这样的容貌和语气总让她感到有些熟悉。但没等她想起,对方又开始了下一步的发号施令。
“听着!这个人的异能,可以在一瞬间钢化自己的体魄,所以你最好还是把你那把柴刀收起来,免得伤了自己还要我来救你。现在我一定要把这家伙解决掉,侦探社就不要插手了,回去告诉你们社长,多收集点情报总是好事。”

拜托。
与谢野有些无语。这点事她并非不知道,当年这个男人所在的组织和港口黑手党打的天昏地暗时侦探社就已笼络了许多情报,其中就包括这个男人特殊的能力。
正因如此,她才知道如何破除。并且这个人,只能是她与谢野晶子。
“听着那边的!我不知道你是谁,但这种打斗小高中还是不要参与了。由我来…”

话还没完,她就被镇住了。这个女孩子所使用的体术,绝不是一个高中生在所谓柔道班一类的地方能够学到的。那样极富技巧性和杀气的暴力,绝对是在战斗里练就的。并且在一流体术师里,这也是顶尖的级别了。
她又仔细打量了一番少女的外貌,橙发蓝瞳,并不高挑但精瘦的身材,修长的双腿。以及那说话的语气…
喂喂。

中也逐渐感到体力有些不支。女性的身体本就要纤细不少,加上今天光是处理这些事就大量消耗,现在已不剩多少力气。
但是,绝不能在此放手。再坚持一会儿…
与谢野忽然越过她,冲了出去。中也注意到,她竟然没有带手套。在与谢野触碰到对方的瞬间,她清楚地感受到肢体的钢化被解除了。
她只微微一愣,虽然不知为什么,她也迅速地出手,尖锐的刀刃瞬间划开了男人的脖颈,鲜血迸溅。中也转过头,看着与谢野。

“中原中也。是你吧?还是什么失散多年的姐姐妹妹?”

中也几乎感到眼前一黑,愣在原地。身体微微一晃,却被谁忽然接住了。

悄悄地说其实我也想出本,躺尸。努力加油吧!!。成为更棒的写手从填旧坑开始╰(*´︶`*)╯

一个问题。

占tag抱歉!!!!!!!.

好久不见,我是rinki。
关于之前写的那篇双黑,确实有很久没更了,忽然回来看见竟然有评论还有喜欢真的很惊讶也很感激。所以想问问大家,还有没有想看下去的呢?

我觉得这篇并没有写的很好,是实话x.所以也想听听大家的意见,如果有人不嫌弃想看的话是会写的啦,麻烦太太们评论一下可不可以呢…?拜托啦,非常感谢!!♡.

さよならだけが人生だ

「人生多別離」的愛麗絲視角!!作者@赤乃Akano

赤乃Akano♪:

※森愛..?隱藏的乙女向
※大概是BE
※人偶師森歐外 人偶愛麗絲設定
※第一人稱 人偶愛麗絲視角 三視切換有


"今晚的月色很美。"
他經常在我凝視皎潔月光時對我說。可今天似乎不太一樣。吃完最後一口奶油冰激凌滿意地舔了舔殘留著甜膩氣息的唇角,他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卻不是一成不變的那一句話。
"你在看什麼?"
轉過身來微微歪了歪頭,揚起和平日一樣的笑容,安靜的房間裡只能聽見皮鞋敲打木質地板的噠噠聲。我走向他,反問道。
"你在看什麼,林太郎?"
眼前的男人單膝跪在面前,視線和自己持平。我將雙手背在身後,盯著他勝券在握的眼睛,笑容越發燦爛。
"我在看著你,小愛麗絲。"


我是他的得意之作,僅此而已。他望向我時寵溺而溫柔的眼神,朝夕相處十二年依舊無法理解。
他會虔誠地註視著在窗前那片盛開的赤紅色虞美人間起舞的我,會撫摸我的頭頂然後遞來草莓蛋糕,會抱著我直到我睡著。微熱的體溫包裹著我,他胸腔左側有力地跳動著的東西,是我未曾有過的作為真正人類象征的
心臟。
我曾在書房無意間讀到了一本書,"今晚的月色很美",是在表達愛意。
愛是一種怎樣的感情呢?
十二年間我都未曾知曉。
但林太郎對我,大概就是這樣的吧。
"小愛麗絲,你記得嗎?妳十二歲了。"
窩在他懷裡吃著甜點的我突然聽見他的問話,舌尖拭去嘴角的奶油,伸手拍了拍紅色的裙擺,露出一個理所當然的微笑。靈巧地從他懷中鑽出來,在他側臉落下輕輕的吻。
"是呀,我才十二歲。"
毫無變化的外表已欽定了我是人偶的現實,而他讓我看到的永遠都是屬於童真的美好事物。
如果再長大一點,是不是就可以真的觸碰他了呢?只要這樣想著,就會覺得哪裡很痛,說不上來的心酸的感覺一股腦地湧起。


まるで僕は 作り物で構わない
でも転んだら 血が流れるんだよ①


直到那一天,我才察覺到那股痛楚為何物。一片火海中,我看見他如痛失所愛的絕望眼神,左側空蕩蕩的胸腔傳來陣陣刺痛。稍微,閉上眼睛休息一會也可以的吧?
想要抱緊他,告訴他我就在這裡。
我其實,一直深愛著你啊,我的先生。
今後,你還會尋找我的替代品嗎?
林太郎。


もしも僕に心があるなら 
どうやってそれを見つければいいの? ②


再也沒有比創造了我的他手藝更加精湛的人偶師了。就算在數年後實現了曾經"想要成為大人"的願望,對他的感情也沒有消減。而眼前這個救下自己的充滿活力的黑髮男人,一如我睜開雙眼首先映入心底的人。


十年後橫濱的街頭,我與那個熟悉的身影擦肩而過。他的身邊跟著和自己長相相似的孩子,鮮活的,擁有跳動著的心臟的孩子。
果然已經,有了更好的孩子了呢。
再見了,我的先生。


"愛してる。"囈語般的聲音傳入了森歐外的耳朵,多麼熟悉的聲音。他在她金髮一閃而過的瞬間回頭,望著她優雅地挽著另一位人偶師遠去的身影幾乎快要流淚。
"是我錯過了你啊,小愛麗絲。"


傳說森先生最得意的作品是一個金髮藍眼總穿著紅色洋裝被命名為'愛麗絲'的小小人偶,和他身邊的女孩一模一樣。可是關於那個人偶,沒有人知道她最後去向了何方。
——————————————
①:出自「人生多別離」
②:出自「無心」
文中部分腦洞源於歌詞太郎先生的人生多別離


後記
和Rinkiさん達成了同一個故事以不同視角完成寫作的任務!一直拖了好幾天太慚愧啦( •̥́ ˍ •̀ू )最終完成了!撒花♡
突如其來的腦洞,關於森先生為什麼執著於蘿莉的原因 坐等打臉x
拋去港黑首領的身份,森先生真的是很溫柔的人啊,所以就試著構想了一個作為人偶師的森先生,希望大家喜歡!
感謝觀看到這裡的你♡

[BSD/森愛]人生多別離

#森爱(說不定是乙女向?
#巨多私设
#刀子
#森先生视角
#OOC

「你在看什么?」

窗外的皎月,窗边的少女。
苍白的光线透过厚重的玻璃,融化进那片稚嫩的湖。她的金发疲倦地蜷缩在她身后,浓重的夜色掩住了所有的光华,缎面折射出粗糙的触感。
她转过头来。
视线抚过我的面庞,我在恍惚中嗅到空气里的甜腻,源自她高高扬起的唇角。
她走近我。小小的鞋跟敲打在光滑的地面上,溅出微不可闻的回响。
遥隔颤栗的空间,她凝视着我。

「你在看什么,林太郎。」
重复着我的话,她稚嫩的音色弥散在我的耳畔。
她的双手背在身后,宛若一只栖落枝头的知更鸟,纤瘦的影子落在昏黄的地面。
我在她身前单膝跪下,她与我平齐的目光里透出我习以为常的胜券在握。

「我在看着你,小爱丽丝。」
我看着你低垂的眼睫,看着月光之下你刺痛我双眼的晶亮发饰。
月色浸满我的世界,我却不曾认可诗人极尽谀辞的赞美。
你是我的世界里最明媚的光晕,胜过绮丽星空,胜过醉人花海。

即使没有骑士的佩剑,但我仍在缄默中守望着娇纵的公主。
我拥她在怀,吐息入耳,却不闻心跳。
谓至美之罪。

我寻觅着她,午后,夕暮,黎明,花间,湖畔。
那天我注视着一片殷红中的她。虞美人盛开的季节,她起舞于没有粼粼波光的海心。
无需丝引,褪尽妆饰,她孑然一身,纵于须臾。
那是我的得意之作,我对自己说。
她翩舞的发梢,她清扬的眉宇,她起落的指尖。她未经世风打磨的双瞳,和其中折射的刺目光耀。
我从不后悔,从黄昏到破晓的彻夜不眠,从白昼到长夜的孜孜不休。宛若打磨一颗光华初露的原石,具有让人欲罢不能的毒性。
我耗尽年华,义无反顾。
而她亦不曾背叛我。小小的偶人打破思维的禁制,她的躯体成为了真正意义上吹弹可破的肌肤,她的眼神透出无以控制的自信。
与她对望,我的心脏仿佛要竭尽所有的力气付诸这每一次跳动。我却从未,哪怕一次地,听见她的胸腔里有一丝波动。

因为自一开始,便是虚无。

「小爱丽丝。你记得吗,你十二岁了。」
春色姣好,她如往常一般,倚在我的怀中。我几近虔诚地亲吻着她的发顶,她的气息远胜千金难求的香料。
她用小巧的舌尖舐去唇角的奶油,蓬松的裙摆像是一朵让人难忍品尝之欲的甜品。
「是呀。我才十二岁。」
是的,你才十二岁呀。你太小了,十二年的逝去,你的一颦一簇还是如初,令人欣然动容。
有你陪伴的十二年,我不祈求光芒,不贪恋芬芳。
只做一位没有佩剑的骑士,在缄默中守望着娇纵的公主,别无他求。
唯一向神灵做出的祷告,是赌上一切,请求神祗让我永世不离我的公主身畔。

我从未想过,旁人所敬仰的至高慈悲,那庄严圣明的神,竟如此的残忍。
那是我唯一一次,在心底里向爱丽丝——那高贵的人偶,绮丽的舞者——倾诉我的依恋。
无论是此前还是之后,我都无法将那强烈的波动传递与她。

知更鸟悲鸣,拍打着羽翼。
我的面前,有烂熟于心的月色,和本应一成不变的风景。
凄白的光芒之下,高窜滚烫的赤红,吞噬浓重的夜色,和一切的光华。
宛若一片花海,盛放的虞美人在风浪中摇曳。
我的公主,起舞于颤抖的海心。我们的视线遥遥相会,她的皇冠落地,刺痛我双目的不再是精致发饰。她双眼中的湖面,此时遭受着骤雨的撕扯,其中闪烁的晶莹太耀眼,让我痛不欲生。
我伸出手,却无法再一次地将她护在我的羽翼之下。
恍惚之中,我隐隐地羡慕起她来。
不会跳动的心,或许是不会疼的。即使可以,也不会像如现下狼狈的我一般,痛到烈火灼烧。
我该庆幸,你不疼,小爱丽丝。
可是小小的公主,置身那片海中,全身心的体会着这样的痛楚的样子,还是生生地闯进我的视线。
你就是我的心脏,我正体会着你最后一刻所遍尝的苦难。

你离我而去了,在那焰心之中,顷刻之间化为月光。
痛。
无法呼吸。
眼前是胜过永世地狱的黑暗。

十年了,小爱丽丝,在那之后十年了。
恍若隔世。
我低下头,小小的女孩在我的怀中,涂抹着幼稚的画作。
她扬起视线,骄傲地看着我。
空气里弥漫着甜腻,金色的发丝抚过她湖蓝的双眸。
我听见她微不可闻的,却真实而又迫切地存在着的,心跳。
宛若知更鸟的鸣声。

——————分割線——————
和akanoちゃん的閤文終於完成啦!!第一次寫雙黑之外的cp...OOC請多多包容……!!大概的設定是愛麗絲是一位森先生製作的人偶,並沒有心臟.十二歲的時候死掉了所以才只喜歡十二歲以下的孩子x只是個腦洞而已!!
感謝食用!!

愛麗絲視角請戳鏈接→http://kagamiakano.lofter.com/post/1cc29e59_bf8c5e2

[雙黑/太中]夜話

#七夕
#A letter
#雙黑
#OOC
#我會努力把那個坑填完的所以先吃這個吧。x

致 中原中也:
       此刻落筆,已值夜色。
       仰望星空明朗,許是因恰逢七夕。纏綿傳說亦非初聞,想必當下銀河之上,兩位神明正含情脈脈。
       無從知曉其間綿綿細語之然然。

       許久不見,中也。或許對彼此來說都算是幸事,然一時興起,耐不住孤寂。粗略描摹展信時妳慍怒模樣,便覺心下大快,几欲致電以表。
       隨口之言耳。
      
      無意寒暄,只問近來可好,是否心有不順。
      書罷便覺可笑。或許于你我,皆是「眼不見心不煩」。
      不過浪漫之夜,暫且放下瑣碎恩怨吧。

      中也,我是不信傳說的。永別之人,何來再逢時。更有划天為河,遙隔彼端,即使是目光的交匯,也成奢望。於陰陽兩隔,又有何異。
      但你我之間,不曾存有無可逾越的障壁,甚至從未體會過絕對的距離。說是惡報也好,孽緣也好。
      若需懂得彼此,只消一瞬。

      ——突兀之間,有些想見你。難以否認,我享受著那些無限接近你的時間。

      中也,你怎樣思考牛郎織女的故事?同情,羨慕,不屑,輕蔑,還是夾雜著零星的嚮往?
      或許我是慶幸的。無論如何,你在我唾手可得的身邊。稍一轉身,你的嬉笑怒罵盡收眼底。

      白日繁忙,已覺疲累。至此擱筆。
      若徹夜無眠,不妨仰望星空。
      明月正好,夜色深藍,宛若妳的雙瞳。
 
      安好。

                                                   太宰治。
            平成二十八年,八月九日,七夕之夜。